1. 
      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1. 我區整治路域環境保障“暢安美”
        講文明樹新風公益廣告

        三上南山崗
        40.5K
        鋪滿鮮花的南山崗
        夕陽下的南山茶園
        云霧繚繞的山村

          ■王劍波

          站在清溪北岸,抬頭就看到了南山崗。

          早年,我生活在寧海桑洲這個山中小鎮,南山崗就像一道巨大的畫屏矗立在面前。從春天的翠綠到夏天的蔥郁,經過秋天的豐盛,直至冬天的蕭瑟,它用不同的色彩和景象,向小鎮的人們傳遞著四季更替的消息。在每月逢五逢十的“桑洲市”上,那些來自南山崗的竹木柴火和蔬菜瓜果,也讓小鎮的居民感覺到,這道山崗和自己的生活緊密相連。但在一個少年的眼中,南山崗又是那么遙遠,隔著一條奔騰的溪流,隔著一片阡陌交錯的田野,可望而不可即。

          直到初中二年級時,我才有機會去了南山崗。應該是1971年吧,大崗頭附近山坡的黃泥地下發現了煤礦,這在缺少煤炭資源的浙東可是一件大事。一時間,南山崗好像一塊剛從巖層中發現的寶石,吸引了世人的目光。一些原先在泥里水里耕田種地的農民,放下犁耙鋤頭,拿起鐵鎬風鉆,成了煤礦工人;通往南山崗的機耕路也修起來了,拖拉機、手拉車,各種運煤工具螞蟻搬家般在路上移動。因為有了煤礦,南山崗在我們的心目中變得更高也更近了,坐在教室里似乎也能感覺到遠處傳來采煤的聲音。其實我們并不知道采煤應該是怎樣的聲音,也許像鋼釬撞擊石頭那樣清脆,也許是鐵鋤挖入泥土那般沉悶,但也正因為是想象中的聲音,才使少年之心更加激動難安,恨不得立刻就去南山崗。

          學校也許是覺察到我們的心思,當然更大的可能是因為勤工儉學的需要,決定組織全校師生去南山崗擔煤。那是一個夏日,為了避開正午的酷熱,我們一早就挑著畚箕上路。那時的桑洲中學開辦在嶼山腳下,相對于校舍較新的小學,這里被稱為“老校舍”。從老校舍出發,經過長長的老街,在上山陳風水壩頭的地方,踏著條石鋪設的橋梁跨過清溪,便來到了南山崗前。我們從陳家岙開始沿著古道向上攀登,路邊有山坑水叮咚作響,兩旁梯田里的早稻等待收割,坡地上種著苞蘆和番薯,樹叢或竹林后面,時有煙灰色的農舍出現,一路上的景色與小鎮周邊其他山崗并無兩樣,大家熟視無睹,默默地走在崎嶇曲折的山路上。

          氣氛的變化有點突如其來。就在同學們埋頭走路的時候,有人突然發出了驚叫:“哦喲!快看啊!”大家都停住了腳步。我隨著喊叫者的目光轉過了身——啊!出現在視野里的是一幅壯美的山水畫卷:只見前山頭崗連著扁擔崗,巨龍般橫臥在南山崗的對面;鋪展在山谷中的桑洲街,就像一個經歷了漫長歲月的老人,疲憊而又放松地憩息在臥龍的身旁;清溪從西面的青山間迤邐而來,像舞動的綢帶從老街一側飄過,一路蜿蜒向東而去。這時正是早上八九點鐘光景,陽光明亮,山風輕拂,一群少年站在南山崗上,居高望遠,看到了家鄉山水的另一種姿態。

          煤礦并沒有想象中的壯觀,一條橫著開掘的坑道,聽不見隆隆機器聲,看不到熱火朝天的挖煤場面,也許這一切都隱藏在深深的坑道里面。大家在山坡堆場上將似泥似炭的煤塊裝進畚箕,便開始返程。

          我們并沒有走來時的老路,而是從另一個方向下山。因為肩負重擔,走得有點累,便找了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歇了下來。這時看到遠處山坡上有屋宇隱現,有人猜測那是山頭槽的紫云庵。聽老輩人說過,山頭槽祈夢很靈驗。接著就繪聲繪色地講了起來:“清同治六年,天臺武舉人陳繼孟上京赴考前,留宿紫云庵預卜仕途,結果空無一夢。懊惱之際,忽聽睡在旁邊求子的東岙人說夢到一根毛竹一劈兩開,并說夢境中有神仙指點,想要解夢,必須找睡在旁邊的狀元郎。”陳繼孟聽后大喜,說:“一根毛竹一劈兩開,恭喜你會得雙胞胎。”結果,陳繼孟上京應試中了武狀元,東岙人生下了雙胞胎……身處破舊立新的年代,我們并不相信這神乎其神的傳說,但心里還是有一分暗暗的驚奇。

          再去南山崗,已經是2009年農歷的十二月廿九。這次我是和單位的同事一起去山村過年。中巴車行駛在盤山路上,快速而平穩,與四十年前攀爬逼仄崎嶇的山路相比,已非同日而語。雖然是冬天,車窗外的山色還是一片蒼綠。我向車上的當地同志打聽煤礦的情況,他說早就關掉了,煤的質量差、儲量少,沒有開采價值;這些年南山崗大力發展茶葉產業,已經成了“望海茶”的早茶基地。南山崗上種茶葉我是知道的,但不知道已經形成規模和品牌。望著山坡上一壟壟茶樹,我想象著春天的南山崗,仿佛看到了輕風吹拂、雨霧縹緲、漫山遍野新茶吐翠的景象。

          去的是團結村。這是幾個村莊合并后的名字,我們到的自然村叫夏家。這才想起,玉英姐的家就在這里。她是我奶娘的女兒,當年從清溪出山的坑口村嫁到南山崗,從“平垟”到了“山上”。上世紀80年代,他們全家離開山村,到鄞縣東鄉承包田地種植糧食和蔬菜,并在那里買了房子落了腳。

          除夕前夜的夏家村,寧靜之中透著歡樂,屋舍的廊下掛著紅燈籠,門楣貼上了喜慶的春聯。據說村里有800多畝茶園,家家戶戶都種了茶葉,不少人家造了新房。進村時已近傍晚,一下車村里老鄉就帶著我們去看村邊的古樹群。這是一片有著近50棵古樹的林子,每棵樹都有標牌說明:沙樸、楓樹、香樟、柏樹、溪欏、紅豆杉……這些經受了上百年、甚至五百年或八百年雨雪風霜的古木,樹干蒼老崢嶸,甚至青苔蔓延、藤蔓纏身,但枝葉卻繁榮茂盛、充滿生機。置身于夕陽余暉下的古樹群,不禁感嘆時光的流逝,產生古老與新生、歲月與人事的無盡遐思。

          幾個同事饒有興趣地和村民一起搗麻糍,我一個人在村子里轉悠,竟然遇到了姐夫。一年前姐姐先是騎著三輪車賣菜,在街頭被汽車撞傷,后又坐在輪椅上跌倒,最終不治離世。之后,姐夫就經常回老家居住。他并不知道今天我要來,驚喜之余連忙將我帶到家中。他新造的房子坐落在村子的高處,站在屋前瞭望,群山莽莽蒼蒼;暮色中想起姐姐,心中更覺無邊蒼茫。他們的幾個孩子已經分別在深圳、寧波成家立業,逢年過節還是會回到老家。從南山崗去遠方尋找更好生活的并不止姐夫一家,但無論走到哪里,他們的心終究離不開這座山崗。

          我最近一次到南山崗,是在去年春天和幾位朋友一起去觀賞油菜花,距上一次來這里已經過去了十多年。這些年,南山崗的油菜花名聲遠揚,“不老南山,花漾桑洲”已經成了一張誘人的名片。一路上,我在腦海中搜索著關于家鄉油菜花的記憶,但總是零零碎碎、模糊不清。桑洲山多地少,在公社年代,僅有的一點土地全部用來種植充饑的糧食。那時有油菜嗎?也許有,但最多只是在房前屋后、田腳溝邊零星種植,不可能形成規模。山崗上當然有花,但那都是迎風開放的野花,傳說中的幾千畝油菜花海,會是怎樣一種景象?

          我們帶著好奇去赴一場事先張揚的花事。還是那條上山的路,但變得更為寬闊平整,柏油鋪成的黑色路面,車輪碾過,悄無聲息。車子剛開出桑洲鎮區,就遠遠地看見了山坡上的一抹金黃。隨著汽車不斷盤旋上升,金黃的顏色慢慢地成塊連片,潮水般從兩側車窗涌了進來,令人目眩神迷。而當我們站到觀景平臺上的時候,看到油菜花鋪天蓋地,就像金黃的瀑布從山崗上傾瀉而下,碰到一道一道的田埂石坎,便一波三折、層層疊疊,猶如波浪般翻卷。南山崗,真的成了油菜花的海洋!

          觀賞油菜花的游人熙熙攘攘,一些村民在村口路旁擺起小攤,售賣山崗上出產的茶葉、筍干和麥餅、麥焦等特色食品。在南嶺村,我遇到了老鄉王秀玲。她在縣城當了二十多年的幼兒園園長,2015年回到南山崗,利用老宅辦起了民宿“南山驛”。這之后,南山崗上的民宿一家一家多了起來,在南嶺村我們就與好幾家民宿不期而遇:楠山南、花源里、桑里云煙……一個個富有詩意的名字,為古老的山村增添了浪漫色彩,油菜花帶動的旅游產業也為村民增加了實實在在的經濟收入。

          站在南山崗,又一次俯瞰家鄉的青山綠水,我想起了三次來到這座山崗的所見所聞,甚至記起了半個世紀前聽到的關于山頭槽祈夢的傳說。在這片土地上,一代又一代的人有過多少夢想,一輩又一輩的人為了實現夢想又飽嘗了多少艱辛!而今站在這鋪滿鮮花的山崗上,我也有一個心愿,這就是祈盼家鄉的每一個人,都能夢想成真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原標題:
        編輯:施嘉浩
        來源:鄞州新聞網 22-05-26 10:01
        糾錯:1481280278@qq.com   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• 寧波公益廣告作品庫
        • 平安鄞州
        • 寧波,常有新變化

         
        新時代基層人大代表履職能力建設的實踐與思考
        人大代表是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主體,是代表人民行...
        關于推進清廉村居建設的 實踐和思考
        以黨史學習教育成果 推動司法為民
        加速構建“熱帶雨林式”創新生態 提升鄞州核心競爭力
        集聚各類科技資源服務小微企業 寧波日報頭版點贊中物科技園
        如何解決科技成果向小微企業轉移轉化的“最后一公...
        人民日報關注!這個社區的志愿服務有何特別?
        社區居民齊動手 央視聚焦鄞州社區“微改造”
        鄞州公益項目讓困境兒童圓夢六一“微心愿”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聯系我們 | 地址:寧波市鄞州區麥德龍路8號 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4-87666666  Email:yzhnews@sina.cn
        主管:中共寧波市鄞州區委宣傳部 承辦:鄞州區融媒體中心
        法律顧問:浙江甬潤律師事務所 主任:顧軍賢律師 地址:鄞州區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號恒業大廈23樓 電話:55716116
        Copyright(C) 2005-2012 www.zzfcc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新辦[2006]18號 浙ICP備09065152號
        国产极品大学生酒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