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
      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1. 我區整治路域環境保障“暢安美”
        講文明樹新風公益廣告

        致敬每一位戰“疫”人!
        ——我的隔離點日記
        40.5K
        新老工作組工作人員合影。
        行政組和醫療組工作人員在工作中。
        防疫培訓。

          鄞州新聞網記者 俞珠飛

          編者按:4月3日,本報記者俞珠飛赴我區一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點,接替上一任點長,擔任點長一職。4月17日完成與新一任點長的交接班,任務結束。從一名新聞工作者轉為隔離點點長,從間接參與到直接參與抗疫,身份的轉換,“陣地”的前移,讓她看到了更多基層的閃光點,也更深刻地感受到“并肩抗疫、共克時艱”這幾個字的分量。在為期14天的戰“疫”中,她以日記的形式記錄下工作中的點點滴滴,共15篇,特刊發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1 在隔離點“換防”

          4月3日 星期日 晴

          今天是清明小長假第一天。上午,我以新一任點長的身份,帶著行政組的兩名工作人員,前去隔離點“換防”,替下原行政組3名工作人員。他們已連續值守了14天,其間已陸續接收了168個隔離人員。

          隔離點點長也是行政組組長,上任點長張慧斌帶我們熟悉了隔離點環境。隔離點由政府征用的酒店改造而成,有東西兩個通道,從東大門進,到5至8樓,為隔離人員通道;從西門至大堂,到4樓,為工作人員通道。兩條通道完全分開,東門和西門的人行通道也均已封閉,人員、車輛不可隨便出入,需按指令放行。

          在監控室,來自安保組和酒店的2名工作人員正盯著幾十個攝像頭。他們對隔離點實施24小時監控。從監控記錄來看,發現的問題逐漸減少,主要問題為隔離人員到門口取快餐時容易被關在門外無法進入。

          工作人員辦公區在三樓會議室,面積約四五十平方米。進門映入眼簾的是掛在對面墻上的黨旗。隔離點還成立了臨時黨支部,帶領黨員干部發揮先鋒模范作用。行政組、醫療組、安保組就在這里辦公,吃飯也在這里,每天的早、晚例會也在這里舉行。

          原行政組的3名工作人員撤出后,我們開始接手工作。

          按照流程,今天將有11人解除隔離。上午做完“雙采”送“雙檢”后,陸續有隔離人員詢問檢測結果以及何時能離開隔離點等問題,未接受“雙采”的隔離人員也接著詢問隔離結束時間。醫療組表示,在酒店隔離一段時間后,隔離人員多少會產生厭煩、焦慮等情緒,想著要早點離開,這很正常,醫療組會一遍遍地進行解釋。

          下午3時許,“雙采”“雙檢”結果出來了,均為陰性。醫療組、安保組、行政組各組按照各自職責,環環相扣,對接、核實,辦理完相關手續,符合規定的隔離人員陸續離開隔離點。

          下午5時30分是例會時間,主要內容為傳達最新疫情防控精神,聽取各組匯報工作情況。

          晚飯后,醫療組對騰出來的房間進行消殺,行政組重新對房間、次日就餐人數等進行統計。晚上10時許,安保組報告有隔離人員送達,行政組核實信息后安排房間,醫療組安排成員穿上防護服去污染區,各組投入接收工作。

          接收工作結束時已是晚上11時。

          2 忙得如同打仗

          4月4日 星期一 晴

          今天是進駐隔離點的第二天,一天的工作是從7時30分的早會開始的。

          早會內容圍繞三點進行,一是傳達上級最新的疫情防控指示,二是部署一天工作,三是查找問題落實整改措施。

          一早已瀏覽了相關新聞和工作群信息,全國本土感染者在增加,周邊地區的感染者也在增加,這些消息讓人有些壓抑,身處隔離點更覺得壓力很大。

          按照計劃,今天隔離點預解除隔離人員為13人,一早需做好“雙采”等工作,醫療組同時要做好工作人員的核酸檢測采樣。隔離點工作人員的核酸檢測采樣還是按原來的要求——兩天一次。

          上午10時,消息顯示需接收隔離人員16人。11時,安保組通知人只到了2名。11時30分,看沒人進來,工作組人員開始吃飯,在污染區采樣的醫療組成員繼續堅守崗位,等候隔離人員的到來。飯吃到一半,又有隔離人員送來,大家趕緊錄入數據,安排房間。

          等第16位隔離人員到達隔離點已是下午2時,前后持續約3個小時。“這已經算快了。”醫療組工作人員俞立說,3月23日,隔離點接收隔離人員83人。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晚上,醫療組的5位工作人員忙得如同打仗。有一組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服足足工作了6個半小時,期間不吃不喝,也不能上廁所。“只能憋著尿,一上廁所,隔離人員來了,又得浪費一套防護服。”俞立說。

          隔離人員是由各鎮、街道送來的,到達隔離點的時間也有先后,人員性質類型多樣,有密接人員,也有次密接人員,還有來自中高風險地區的,在酒店的隔離日期也不一致,進出頻繁,截至今天已達19批次,這無形中大大增加了大家的工作量。

          大家都在堅守,醫療組的5位工作人員已持續了16天。

          3 消毒,每天必不可少

          4月5日 星期二 陰

          上午,一位隔離人員解除隔離觀察,醫療組對騰出的房間進行了全面消殺。

          消毒不可少,通道、電梯、扶手、門把等,每天均需消毒。核酸檢測全陰性人員轉移出隔離點后,住過的房間需經過3次處理,一是噴灑消毒藥水,二是紫外線燈照射,這兩道環節由醫療組負責。昨天醫療組連夜對騰出的10個房間進行了消殺,一直干到晚上10時。

          消殺是體力活,“地上鋪了塑料地毯,再用消毒液拖地,”醫療組組長宋春說,“一會兒,就出汗了。”這兩天工作人員去消殺,都只穿一件短袖汗衫,外面穿上防護服。兩三個小時后出來,短袖汗衫早已濕了。

          第三道環節是清掃,由后勤保障組負責。隔離人員的隔離觀察時間多為14天,也有7天,或者21天。按照規定,期間工作人員不進入房間打掃。隔離人員轉移出后,后勤保障組清掃的工作量也不小。

          “一般一個房間一個清衛工是不夠的,需要1個人協助,”下午5時30分,穿著防護服準備進場的清衛組負責人俞杭波說,“房間垃圾較多,有瓜子殼、蘋果皮、雞蛋殼,還有辣條、食品袋,還有飯粒等,清掃一個房間得一兩個小時。”她已在這里堅持工作17天。

          上午,6位工作人員花了1個多小時打掃3個房間,清理出4袋垃圾。中飯后又打掃了7個房間,下午又有幾名隔離人員解除隔離,他們得抓緊時間,隨時準備迎接新的隔離人員入住。

          今天,我區報告一例新冠肺炎陽性感染者,全區疫情防控形勢陡然緊張,需要隔離點在保障安全運行的基礎上,盡可能提高工作效率。

          4 守好崗位盡好責

          4月6日 星期三 晴

          今天,趁空,行政組和醫療組工作人員合作制作了一個短視頻,發到隔離人員微信群,向大家宣傳防疫知識。

          隔離人員進入隔離點后,會收到一袋消毒片。雖然上面貼有使用說明,但也有一些人不清楚使用方法。制作視頻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每隔離人員能正確使用。

          如何更好地為隔離人員服務,是我們工作組工作人員需要思考的問題,也考驗著工作組的每一名工作人員。讓隔離人員安心,隔離點才能安心,這個道理大家都懂。但是面對100余名隔離人員,如何為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又是工作人員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。

          一是耐心。辦公室電話不斷,有詢問“雙采”“雙檢”結果的,也有問黃碼、紅碼相關事宜的;更有問什么時候可以“雙采”的。之前,雖然工作人員已在電話、微信群里通知了很多次,但每次有人來問,還得像第一次一樣一遍遍地解釋。為讓隔離人員隨時能找到工作人員,今天中午,又像前幾天一樣,行政組工作人員、來自區文廣旅體系統的嚴鵬飛和葉紅棟一步沒離開辦公室。今天早上7時他們倆就到崗了,而昨晚9時,他們倆還在與街道對接解除隔離人員“點對點”接送事宜。

          二是細心。隔離人員錢阿姨患有高血壓、糖尿病,負責接收的安保組工作人員胡云特別作了備注,行政組工作人員叮囑后勤保障組工作人員相關注意事項,比如飲食要清淡些等。醫療組在給錢阿姨測量體溫、血壓時也會特別留意。

          三是齊心。每天的早例會、晚例會,不管是哪個組發現的問題,比如測溫儀不亮了,清潔區有垃圾桶未蓋上蓋子,垃圾箱不夠等,大家都會商量解決辦法,直到問題得到解決。

          在大家看來,隔離點的工作繁瑣,活動空間有限,但隔離人員情緒平穩、隔離點安全有序就是自己的最大成就。疫情形勢嚴峻復雜,我們每個人要守好自己的崗、盡好自己的責,筑就疫情防控的銅墻鐵壁。

          5 形勢陡然緊張起來

          4月7日 星期四 晴

          一早就被手機鈴聲驚醒。我區新增一例確診病例,“三區”范圍也已劃定。一看時間是5時許,再也無法入睡。

          今天有隔離人員送來的可能性很大。昨天隔離點解除隔離人員共7人,沒有接收隔離人員,這也是我到隔離點以來未接收隔離人員的唯一一天。

          7時30分,開早會,要求各組做好接收隔離人員準備,并再次對各個環節進行自查,發現問題,及時整改。

          一批隔離人員需在9時前完成核酸檢測采樣,10時前送檢測樣本。為此,從昨天起工作人員的早飯時間已提前至早上7時。

          8時45分,隔離點專班工作群發出通知,因區內隔離用房資源緊張,要求做到兩個“立即”:立即預測今天可產生的新增空房數量,具體到三個時間段:上午、下午、晚上;立即開始消殺、清掃工作。

          后勤保障組傳回消息,上午可騰出7個房間,下午2個。9時許,傳來好消息,9個房間已全部騰出。

          在辦公室值守的醫療組成員魯利貞盯著系統,查看是否有需接收隔離人員。9時49分,系統顯示,需接收隔離人員15人。行政組工作人員通知安保組工作人員做好準備,并通知后勤保障組工作人員增加中餐份數。

          20分鐘后,第一批3名隔離人員到達。在3號崗接收的安保組工作人員將隔離人員身份證拍照發至工作群,核實人員信息后安排房間。與此同時,醫療組成員在3號崗旁的核酸采樣點完成第一次核酸檢測采樣等工作。接著,辦理入住,送上房卡、《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告知書》和一袋消毒片,隔離人員通過隔離人員專用通道到達房間。

          系統中的隔離人員名單在一個個增加,隔離人員陸續到達,行政組工作人員通知后勤保障組工作人員中午就餐人數。

          到下午3時30分,共接收了38人,其中一部分來自潘火金橋水岸花園小區。這樣,隔離點隔離人員總數增加到108人,為3月20日設點以來隔離人數最多的一天。這意味著之后的工作任務將更繁重,所幸醫療組的2名輪崗人員下午到位,我們的醫療力量得到加強。

          待隔離人員安頓下來,行政組的工作人員分別電話聯系特殊人群,與他們進行一對一溝通,了解其特殊訴求,安撫他們的情緒。

          今天“雙采”“雙檢”結果出來時間比前兩天晚,預解除隔離人員的問詢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來。晚上7時許結果出來了,全部陰性。改碼、驗碼、簽發集中隔離醫學觀察解除告知書……隨著工作流程的推進,到晚上8時30分,5名解除隔離人員轉移出,1人解除集中醫學觀察但無居家隔離條件,行政組工作人員還在與街道溝通。

          晚上8時46分,行政組工作人員將56名解除隔離人員名單發至微信群,提醒他們耐心等待。同時,工作人員開始統計并整理房間。

          明天又是戰斗的一天!

        衛監執法檢查。
        駐點警官與隔離人員溝通。
        工作人員核酸檢測采樣。
        市應急管理等部門進行消防安全檢查。
        防護知識培訓。
        隔離人員曬的中餐。

          隔離點有你想不到的事

          4月8日 星期五 晴

          今天一早,再次被鄞響消息推送叫醒,凌晨我區新增一例確診病例,在櫻花小區。繼“405”“407”疫情后,這是第3例,又一群人徹夜無眠!

          意外總是伴隨著我們,在隔離點也不例外。上午,醫學觀察回來的駐點醫生李益寧剛脫去防護服,顧不得濕漉漉的劉海貼著前額,說要趕緊送降壓藥去。原來,昨晚剛送進來的一位老人患有高血壓,但沒帶降壓藥,也不知道服用的是何種降壓藥,現在血壓高達180mmhg(上壓)。一聽是“180”,又得知老人曾中風過兩次,這個消息出乎大家的意料,我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      昨晚來時,醫療組已對她做過健康評估,老人未反映特殊情況。安頓后,行政組也再次與老人進行了溝通,老人也未反映。

          應該先通過醫院了解老人此前服用的是何種降壓藥,但一時無果,李益寧醫生只得從急救箱里拿出降壓藥,讓3號崗先送上去。

          過了一會兒,李益寧醫生再次穿上防護服上樓去看老人,見老人的血壓在下降,上壓降至147mmhg,但是仍然頭暈頭痛。他向醫療組長匯報后,聯系鄞州人民醫院,反映患者情況。當被告知老人需去醫院就醫,征求她本人意愿,之后聯系“120”專車轉運。

          下午,安保組反映有隔離人員點了外賣:兩只烤鴨、一條煙、一大瓶雪碧,已被退回。晚上,有隔離人員又陸續送來,有一位還帶了一箱水、一箱啤酒、一箱方便面,這超出了我們的想象。

          按規定,除生活必需品外,集中隔離點不提供外賣服務。這一點在隔離人員進入隔離點后就已向其明確告知。中午,駐點警官也對相關要求進行了重申。

          安保組胡云說,這已經不奇怪了,從他3月20日入駐隔離點來,每天都有類似的事發生。昨天就有人送勁酒進來被攔下。之前,也有送啤酒、零食的,還有一次送進來的煙就有兩條。有的還借著送衣服的名頭,將煙酒嚴嚴實實地包在衣服里,與安保組玩起躲貓貓游戲。

          每次送進來,安保組都會一一檢查。如果正遇上來送的,會當著送東西的人進行檢查,檢查出來的違規物品一律退回。沒遇上的,他們就會將檢查出來的違規物品暫時沒收,等隔離人員解除集中隔離時,再交給他們。

          隔離人員也會變著法與安保人員磨、套近乎,希望能開個小門。有時隔離人員會主動來加微信私聊,裝各種可憐希望放行,一會兒說心慌,一會兒說睡不著,有很多理由。“長期待在房間里,有各種不適,我們也理解,”胡云說,“但規定就是規定,我們得把好關。”

          三菜一湯,半個月不重樣

          4月9日 星期六 晴

          早上7點半,后勤保障組5個人穿過隔離警戒線,推著餐車,提著袋子,為90多位隔離人員送早餐。每個人都穿著防護服,戴著隔離面罩,包裹得嚴嚴實實的。

          今天隔離人員的早餐是一份蛋炒飯,一小段玉米和山藥,一個包子,一碗白粥,一只茶葉蛋。

          他們從最高一層開始,從上到下,一層層送。8點,每個隔離人員房間門口椅子上,都放上了熱乎乎的早餐。

          正在3號崗執勤的胡云還不忘提醒大家:取餐時戴好口罩,抵好門,當心被關出門外。之前,發生過幾次隔離人員不注意被關出門外之事,這容易帶來兩個后果,一是產生焦躁情緒,二是在通道走動,得時時提醒。

          這一頭,送菜車也到達了隔離點,停在警戒線外,司機搬下今天中餐、晚餐要用的食材。中餐時間12點,送的是臘雞腿、萵苣炒醬肉、蒜泥雞毛菜、萬年青湯,加一只清洗后包了保鮮膜的沃柑。晚餐時間18點,有烤大排、肉末刀豆、涼拌青瓜和湯。有隔離人員還拍了照片在群里曬,說菜不錯。

          餐飲是工作組的重點內容之一,得確保隔離人員吃好、吃得安全。每次有新的隔離人員入住,我們都會記錄特殊人群對餐飲的特殊要求。上午,駐點醫生李益寧在醫學觀察時,還特意與昨晚剛進來的過敏體質人員和血透病人進行了溝通,交代餐飲部要特別注意,前者不要海鮮,不要芒果等熱帶水果;后者要盡量清淡,不要水果。

          前幾天有位老人患有高血壓、高血脂,要吃蔬菜,不要葷菜,廚房就變著法給她準備各種時令蔬菜,有炒芹菜、黑木耳炒山藥、雞毛菜、刀豆、青瓜等,而青瓜一般是隔天就配上一整根。

          行政總廚李志浩干餐飲已有20多年,這是第三次參加抗疫,已積累了一定的經驗。他說剛開始時有些慌亂,隔離人員一提菜淡了或咸了,他就會不安,現在從容多了,也注重營養搭配、花色搭配,基本可以做到半個月不重樣。

          早餐一般是粗糧、饅頭、粥、蛋和一份蔬菜,粥有白粥、南瓜粥、玉米粥、皮蛋瘦肉粥等;中餐和晚餐安排的是三菜一湯,二葷一素。葷菜一天肉類,一天魚類。中午會加一個水果,蘋果、梨、香蕉、橘子等,清洗后用保鮮膜包好。他們也會收集隔離人員的意見適時加以調整,盡量讓大家吃得開心些。

          今天再次提醒后勤保障組,守住飲食安全底線,“陽光廚房”陽光操作,加工、配餐等各個環節一定要規范有序。

          隔離的心情七上八下

          4月10日 星期日 晴

          早上6時55分,離早飯時間僅5分鐘,醫療組李益寧和王小莉咬了兩口餅干,就迫不及待地穿上防護服,趕往隔離人員居住區域。

          今天預解除隔離人員19人,是進入隔離點以來最多的一天。按規定,這19人均需要進行“雙采雙檢”和“物檢”,9點和10點前還需要完成另兩批隔離人員共61人的采樣工作。時間緊,任務重,他們心里急。

          隔離人員的心更急。8時39分,一隔離人員就打來電話,拋過來一連串問題,“為何不給我做核酸檢測啊?是不是把我忘了?剛才聽到敲門聲去開門,他們都走了,叫都叫不住。為何不給我做啊?”1個小時后,他再次來電,“怎么還不來做啊?”按規定,他不屬于9點前必須完成采樣人員,醫療組得“先急后緩”。

          隔離人員的微信群里,核酸采樣早已成了討論的焦點。“8點,我迷迷糊糊聽到核酸檢測采樣了,就立刻起來等,結果沒敲我的門,是不是把我漏了啊?”“我也是”“我能申請提前做‘雙采’嗎?”

          按規定,當天預解除人員上午完成“雙采雙檢”和“物檢”,下午出檢測結果。結果全部陰性,如健康碼依然是紅碼,得聯系鎮街社區改碼,而后才能解除集中隔離。

          新進來的隔離人員尤其忐忑不安:“我是一分一秒數著過的”,有隔離人員因此吃不下飯。一批隔離人員輪番勸慰,“為什么吃不下去?沒心情?”“放寬心,該吃吃,該喝喝,安心等待”。也有的表示要聽從政府安排,并歷數隔離“好處”:“天氣不冷不熱,蚊子也沒有”“可以睡回籠覺美容,關房間不曬太陽美白”“吃完飯做俯臥撐、仰臥起坐,消化消化”“海曙區又出來3例,還是這里安全”。

          有密接者說,確診病例坐過他車,他很害怕。其他隔離人員紛紛出來給他打氣:“不要慌,兄弟”“不要怕,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”“心態放好點”。也有“老人”加入打氣隊伍:“我也是密接者,都過去7天了”“我是次密接者,今天可以出去了”。

          下午兩三點鐘起,群里聊得最多的是檢測結果出來了沒,也有問該走的人是不是都走了,接連幾個人回復了同樣一句話:“還沒有,都在陪你。”

          晚上7時17分,第一批檢測結果出來,預隔離解除人員陸續離開。走之前,他們還不忘說一聲:“兄弟,我先走了”“慢走慢走,別再進來啦”“感謝工作人員的照顧,預祝群友早日回家”。有隔離人員回復說:“?21天后干干凈凈出去,啥疫情都沒有。”

          這樣的內容每天在群里反復著,這里,有焦慮,有擔心,有害怕,也有戲謔;有坦然,有冷靜,有鼓勵,更有溫暖。從這里,我能感受到隔離人員的堅持、努力,從恐慌、緊張、無助,到接納、積極面對現實,他們讓我們看到信心和希望,看到來自抗疫戰線上另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          加油!

          “媽媽,你怎么還不回家?”

          4月11日 星期一 晴

          晚上,醫療組長莊晉8歲的女兒與她視頻,“媽媽,你怎么還不回家?真討厭,要期中考試了,可是你不在家。”

          莊晉是80后,自從進入隔離點,統籌整個醫療組工作,加上數據維護,天天忙到半夜。

          就在昨天晚上,行政組成員嚴鵬飛接到妻子打來的電話,說她被通知是時空伴隨者,變黃碼了,要被隔離,不知道該怎么辦,心里很慌。

          從4月3日到達隔離點后,70后的嚴鵬飛天天“白+黑”,就連中午也是日日值守在辦公室。家里不管遇到什么事,他總是想法自己解決,“盡量不給組織添麻煩”。

          在隔離點,他想的是如何更好地解決麻煩事。上午,醫療組消殺回來說消殺機漏了。“哪里漏了?我看看。”說完,他就轉身戴上醫用手套,下樓去修理。

          作為一名退役軍人,嚴謹、反應快速、動手能力強是他的特點。在監控臺賬記錄和安保組的反映中,了解到近期接收的隔離人員中有不少老年人,開門取餐被關在門外的現象有所增加,他提出在房門上貼提示語的辦法。今天起,每扇完成消殺、清掃的房門上都貼上了提示語。

          用心、用情,舍小家為大家,在工作組,還有更多的成員讓我感動。前兩天剛替換下去的醫療組成員魯利貞累得直不起腰,也從不喊苦,即使再忙,對隔離人員提出的問題一樣耐心解答,從不發火。安保組的年輕小伙子們值勤3號崗,一穿上防護服就是4小時,不吃不喝,跑上跑下,送藥開門,還不時地回復隔離人員的問題,有時也不忘跟隔離人員開個玩笑,疏導他們的情緒。后勤保障組盡力配合各組工作,絕大多數人已連續值守20多天。

          在這支隊伍中,也看到了90后、00后的年輕力量。行政組成員、今年29歲的葉紅棟每天笑呵呵的,不管起得多早還是干得多晚,從不抱怨。這個曾獲得全國帆船錦標賽冠軍的運動健將還帶了一個啞鈴,工作空隙不忘做幾個俯臥撐、舉幾下啞鈴。醫療組成員、00后劉帥和90后胡凱棟畢業參加工作不久,平時話很少,但穿上防護服一點也不含糊,核酸檢測采樣、醫學觀察、房間消殺,樣樣都來。

          是啊,當我們還以為他們是孩子,需要保護;當疫情來襲,他們一樣站在了抗疫一線,展現出屬于他們的青春擔當。而在更多的工作人員眼中,疫情當前,不管出生于哪個年代,國家職責大于家庭職責。是黨員,更應沖鋒在前。

          晚上9時許,后勤保障組報告完成4個房間的清掃,這邊安保組通知今晚待接收的新隔離人員中有一個到點,行政組和醫療組馬上放下手頭工作,轉做接收工作。

          今晚注定又是一個忙碌之夜!

          一批批離開的隔離人員

          4月12日 星期二  晴

          上午,一香港同胞解除集中隔離醫學觀察。離開前,她特意向全體工作人員發來一封感謝信:感謝有你們的辛苦付出和守護,讓我一周的隔離期,充滿了溫情與關懷,正是有你們的陪伴與付出……心中充滿了感謝。落款是“一個來自香港的同胞”。這讓我們全體工作人員甚感欣慰。

          此前,我與她通電話時,她說:“這里很好,我家小孩也說很好,吃得好,也安全。謝謝你們!”

          在隔離點,每天都有一批隔離人員解除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離開。這段特殊的經歷,讓他們感慨萬千。

          “綠了,終于可以走了”“我自由了”,昨天,剛跨出隔離點大門,一位大姐就在微信群里表達自己抑制不住的興奮心情,隨之發來一張陽光下開闊的大馬路照片。就在離早飯時間不到20分鐘,她得知自己可以離開,就表示“不用給我早餐了”,安保回復:“吃,不許浪費”,她的回復也爽快:“那我吃完再走,謝謝工作人員的照顧。”

          還有一位幾乎以百米沖刺的速度,完成行李整理、改碼等一系列流程,到辦理完退房等手續,僅花了不到10分鐘。用“歸心似箭”這個成語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,一點也不為過。

          另一位更心急,天沒亮就收拾行李了。5點半走出隔離點大門,不忘回頭看看這個吃住了十幾天的地方,并拍下清晨隔離點的外景圖。還有幾位一走出大門,在路邊轉了一個圈,拍了一段視頻,視頻里是平淡無奇的大馬路,甚至無一輛車。也有人邊乘車邊拍照片、拍視頻的,以此記錄新生活的開始。

          9點,有一家五口提著大包小包出來,一路輕松地說笑著,與之前的緊張、慌亂形成鮮明對比。整整一周,他們同在一個隔離點,但只能電話,無法走動、見面。隔著警戒線,我向他們揮揮手,送上一句“一路平安”,他們也向我揮了揮手。

          有一位高個子大叔背著雙肩包、提著一白布袋子走出來,臉上掛著笑,笑容如頭頂的陽光。他說出去要回到建筑工地,繼續上班,打工賺錢。

          一位大姐雖說解除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后還是黃碼,需要點對點轉運至家里繼續居家健康監測,但她已想著念叨了好久的美食,說要回家好好吃一頓,什么好吃就吃什么。

          有幾個笑稱,進來春天,15℃,出去夏天,直接到30℃,都不適應外面的天氣了。

          對許多人來說,在人生的旅途中,這段集中隔離醫學觀察的日子,將是一段難以忘懷的記憶。在暫時停頓甚至不自由的日子里,體味著人生的甜酸苦辣,有慌亂,有無奈,有釋然,也有希冀,正如一名隔離人員在離開隔離點時所說:“為了你我他的安全,不要給國家添麻煩,希望生活能好起來”。

          是的,“希望生活能好起來”,這也是每一名普通老百姓的心聲。

          從清潔區到污染區

          他們每天在穿越

          4月13日 星期三 雨

          深夜,被微信聲驚醒,有隔離人員送到隔離點。一看,2點不到,天漆黑一片,趕緊下樓,行政組嚴鵬飛已到了辦公室,隨后叫醒醫療組迅速轉入接收狀態。

          下午,醫療組專門對上午剛到崗的2名安保組保安進行了穿脫防護服等級相關防疫知識和技能的培訓。隨后,醫療組成員李益寧和劉帥穿上防護服,走向污染區。

          穿防護服之前,兩人特意上了一趟廁所。按計劃,這次他們進去需要3小時左右。

          污染區長長的走廊平時見不到人,一間間客房大門緊閉。安靜,是這里的主基調。按規定,隔離人員需單獨隔離觀察,原則上一人一間,特殊情況除外。隔離人員嚴禁出門、串門,也不允許在通道走動、傳遞物品。

          李益寧和劉帥根據明天18名預解除人員名單,一間間地敲門,進行“雙采”。兩個人分工合作,一個采左鼻,一個采右鼻,并采物表、掃碼和測量體溫。同時,對其他隔離人員進行醫學觀察。

          他們的到來,讓隔離人員微信群熱鬧起來,大家互相交流起“捅鼻子”的感受。

          完成“雙采”后,李益寧和劉帥又拖著消毒機,開始對今天解除集中隔離離開人員的房間進行消殺,7個房間及通道等消殺完成后,回到清潔區已是傍晚5點多。飯后,又在辦公室通過電話與白天反映身體不適的隔離人員再次進行溝通,從電話中判斷其情緒及身體狀況。

          一般來說,作為駐點醫生,李益寧一天穿防護服需要兩三次,甚至更多。今天上午,他們已完成從清潔區到污染區的穿越。而當隔離人員出現身體情況異常時,醫療組還得再次穿上防護服前往污染區。

          與醫療組一樣,每天在清潔區和污染區這兩個區域穿插的還有安保組和后勤保障組。每次進入污染區,他們的穿戴也如醫療組,一樣的防護服,一樣的雙層手套,一樣的面罩。

          前兩天氣溫升高,在污染區值勤的安保人員感嘆如同蒸饅頭。不能開空調,讓負責后勤保障的酒店方面趕緊找出電風扇送過去,才稍微緩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晚上8時許,醫療組收到通知,要求相當一部分隔離人員核酸檢測采樣務必在明天8點前送出隔離點。這意味著明天醫療組得6時15分左右進入污染區。夠早的!他們早飯已打算啃面包了。

          “沒戴口罩還亂跑

          教訓深刻啊”

          4月14日 星期四 陰

          今天醫療組核酸檢測采樣時間比昨天預計的還早。王小莉4時40分的鬧鐘,吃了一點餅干,5時20分就開始采了。李益寧5時50分也進去了,“設定了鬧鐘,就是起不來。”這也比一般人的上班時間早了差不多3個小時。

          為了戰勝疫魔,我們醫務人員拼命與時間賽跑。但我們大家也擔心這么早去采樣,隔離人員會不會不理解,雖說昨晚已提早通知,給他們打了“預防針”。

          沒想到需提早采樣的40多名隔離人員沒有一個抱怨,都非常配合,只是個別提了一句:“這么早啊。”白天,我通過電話與部分隔離人員進行了聯系,提到此事,一位大姐心疼地說:“醫務人員真的很辛苦!”

          昨天,有一低鉀隔離人員本想去醫院看病后未去,安排了今天去。“120”專車已到,卻發現臨時轉運交接單被雨淋濕,醫療組長莊晉一路快跑到工作組辦公室,重新開了一張,又飛一樣地跑了下去。回來坐在辦公室的她,捂著胸,喘著粗氣,有兩分鐘說不出話來。在她眼中,不能讓病人多等一分鐘,也不能讓“120”專車多等一分鐘,疫情形勢緊張,干啥都得快一點、再快一點。

          今天幾位隔離人員的講述也讓我記憶深刻。一位大爺說,那天他出門,路過一家賣菜的店,拐進去轉了一圈,看看沒有什么買的,就回來了,“其實家里也有菜,不一定要買。”沒想到后來確診的病例也在這家店里,他成了密接者,也進來了。“沒戴口罩,還亂跑,教訓深刻啊!”他說,“盡量待在家里,非得出去,一定要戴好口罩。”一女孩說:“特殊時期不能浪,不能給‘大白’添麻煩。”

          另一位大爺也是密接者,今天下午進來。雖說年逾七十,但心態很好,進隔離點還特意帶了一對啞鈴,邊隔離邊鍛煉身體。還有一名阿姨在菜場賣海鮮,也是密接者,一家三口全進來了。原來她每天5點半出門去擺攤,晚上7點多進家門,等吃上晚飯往往已是20點之后了。現在進了隔離點,晚飯比平時早多了,但生意沒法做了。“為了疫情防控,是應該的,錢以后可以賺,身體健康第一位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他背了一書包的書來隔離

          4月15日  星期五 小雨轉陰

          再一次夜里被叫醒。

          凌晨4時許,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起,說是有十幾名高校師生、職工將來隔離點。

          6時許,系統顯示待接收人員12名。

          1小時后,一輛大巴開到大門口。這是進入隔離點后,迎來的第一輛大巴。之前,均是小車一個個分散送來。

          我首先想到的是秩序,下車得有序,不能因進門位置小而在大門外下車,并通過身份證日期判斷年紀大一點的可能是老師,電話聯系后,果真是。發揮老師作用,我委托老師在車內安撫大家情緒,提醒大家按序下車辦手續。

          每個人保持一定距離,排隊前往。登記入住,簽發集中隔離醫學觀察告知書,發放消毒片……天下著細雨,一切在有條不紊地推進中。

          下午,我與部分新接收人員進行了交流,了解他們的情緒和特殊需求。一個大三男生正在看《申論》,他說,他是背著一書包的書來的,共裝了20來本,沉甸甸的。有教科書,也有一整套的公務員考試培訓教材,他準備下半年報考公務員,正好趁隔離時間好好看看書。

          身處逆境,依然沒有放緩追逐夢想的腳步,為奮力前行的男生點贊!

          一名金融專業的大三女生原來每天夜跑4公里,現在沒地方跑步的她,詢問是否可以跳起來。在學校小吃店幫忙的打工人小陳詢問的是:房間里是否有衣架?衣服應該晾在哪里?他說,這里的條件比他原來在學校的好多了,他很感恩。原來因為疫情防控,他在學校只能拼凳子睡睡袋。他表示自己一定會愛護好房間里的設施和財物,保持環境衛生,為自己為他人也為疫情防控。他說工作組辛苦,清衛工辛苦,他要尊重大家的勞動。

          他的話很樸實,也看得出他還在為生活打拼著,這次集中隔離很可能是他平生第一次住酒店。但無論經歷多少磨難,他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善良和純樸,如黑暗之中閃現的一束微光,照亮角落。

          后來來的一對老夫妻,都是密接者。丈夫87歲,是我們接收的最年長的隔離人員,妻子78歲。我們將他們安排在了一個房間里。老伴非常感激,“他耳聾,外面敲門都聽不見,我能在旁邊照顧就放心了。”

          晚上8時20分,胡云隊長到辦公室,特意向我們交代一件事。原來之前有一對老夫妻和兒子一家三口來隔離。母親和兒子已解除隔離,回家前,委托胡云到期為不會用手機的父親辦理一下轉碼。因長期頭暈,胡云明天要去醫院看醫生。臨走前,將此事委托給了行政組嚴鵬飛。

          就在今天上午,當一大巴車隔離人員進隔離點,正在值班的胡云引導著他們,他讓大家先待在車上,自己幫大家取出一只只行李箱,放在下客門前,而后再回到3號崗,等待師生、職工前來辦理相關手續。下午,本已下班的他又再次穿上防護服,進入最重要的3號崗,手把手地教著剛來隔離點的新保安。

          嚴鵬飛將于后天交班,早于老人離開隔離點,但他對胡云的轉托,依然一口應承,一旁的莊晉也在表格邊備注了此事。

          在隔離點,這樣的小事每天在發生著,隔離點每天的工作也由這一件件小事組成,瑣碎,但真實,并一點點繪成隔離點抗疫的整個畫面:責任與擔當,凝聚與奮進。

          緊繃安全弦不放松

          4月16日 星期六 多云

          隔離點工作,有很多不確定性,安全這根弦始終不敢放松。

          上午,市應急管理等部門前來檢查隔離點消防安全。檢查組一行先后檢查了消控室、清潔區樓道、房間防護面罩配置等,并通過監控檢查了污染區、半污染區的相關消防設施,要求我們進一步落實落細消防措施,確保隔離點安全。

          昨天,市監部門前來檢查隔離點的食品安全,并按例抽取了5份隔離人員中餐送檢。前天,區衛監部門也對隔離點的衛生安全進行了檢查,提出醫廢暫存處張貼警示語等整改意見。這些檢查是對我們工作的督促,要求我們時刻繃緊安全這根弦,消除隱患,確保隔離點安全萬無一失。

          其實,我們每天的早晚例會,談得最多的也是安全。每次巡查,找得最多的也是安全的漏洞和薄弱環節。發現一起,解決一起,努力做到日日清不留夜是大家共同的追求。

          下午,醫療組李益寧醫生對上午剛退的房間進行消殺。回來一進門,他滿腹疑惑,“我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房間?”他說消殺的其中一間房,就像是剛打掃完,什么都整整齊齊的,就連床上的被子也是疊好的,甚至洗漱臺上的杯子也像是剛住進去時那樣倒扣著,“會不會是后勤保障組打掃錯了?”

          答案出乎大家的意料,是隔離人員離開前打掃的。電話那頭,那名隔離人員說,她是一家電商企業主,平時就要求企業上下按規則辦事,保持辦公環境整潔有序、有條不紊,是最基本的一條。她這樣要求員工,也帶頭這樣做。這次來集中隔離,原以為隔離期限是14天,因此收拾了兩個行李箱的物品。臨行前得知是6天,沒來得及精簡,兩個行李箱一并帶來了,里面有衣服,也有吃的。在房間里,每次吃完東西或取放衣物,她都一一分類,垃圾也是打包后再扔,把房間里的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條,安全、規范、有序。

          今天離開前,還是像前些天一樣,她將一切收拾妥當,“我只是將房間恢復原樣,花不了多少時間,”她說,“每個人都應該管理好自己,疫情時期,更該如此。”

          在她身上,我們看到了自律的力量。全民戰“疫”,人人有責。疫情防控的成效,取決于科學防治的力度,也得益于全民參與的廣度。每個人做好自己的事情,對自己的健康負責,就是對他人負責、對社會負責。

          傍晚,我們通過隔離人員微信群,再次重申了相關規定,希望大家都能嚴格遵守,并強化自律,管理好自己,包括隔離期間嚴守酒店各項規定,維護房間衛生;嚴禁串門等,“作為目前在寧波大家庭中的一員,讓我們共克時艱,嚴守防疫期間政府的各項規定,共同維護寧波文明城市形象”。

          晚上,區隔離點專班舉行視頻會議,對安全問題再次進行了強調和部署。

          完成隔離點任務交接班

          4月17日 星期天 陰

          一早就醒來了。

          今天是在隔離點的最后一天。前天晚上,區防控辦通過浙政釘通知新一批點長輪換,我們點輪換的時間是今天上午9點。

          6點不到下樓,院子里靜悄悄地,只聽到外面偶爾開過的汽車聲。袁警官已在慢跑,戴著口罩。院子本就不大,東邊劃為污染區,就只能在北面和西面狹長的一塊區域活動,袁警官是沿著墻根兜圈子。他說,每天晨跑,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,到隔離點后更得堅持。

          院子里還有兩人,一位是酒店龐經理,也是隔離點的后勤保障組組長,他在快走,上身的紅色運動服特別醒目。另一位是安保組成員、1號崗保安,正在西門和東門間巡邏。

          抬頭望了望隔離點的窗戶,只零星亮了幾盞燈,一切都是這樣的靜謐,似乎疫魔從未侵擾。

          但疫情形勢依然復雜嚴峻,昨天夜里又有隔離人員送來,一早趕忙了解了一下這位隔離人員的大致情況,同時查看今天預解除人員情況,并了解工作人員的身體和思想動態。因長時間持續工作,這兩天安保組人員進出相對較多,許多工作需要盯一下。

          6時38分,醫療組朱瑾到辦公室,查看是否有待接收人員,并查看相關數據。她昨天下午前來報到,讓忙得團團轉的醫療組松了一口氣。她是鄞州人民醫院醫共體東柳分院的財務人員,來隔離點主要接替莊晉數據維護的工作,莊晉去做更多隔離人員核酸采樣、醫學觀察等工作。因為疫情防控,東柳分院人手非常緊張,多支隊伍已外派,能頂的都來頂了。

          8時40分,新一任點長王安國帶著行政組2個人到達隔離點,行政組開始交接班。昨天晚上,我們對14天來的工作進行了梳理,并整理出移交事項3頁紙20多項,有行政組分工、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項,包括待消殺房間、消殺后待打掃房間信息分別反饋給誰,高齡老人、身體不適等特殊群體的隔離人員有哪些,同一高校師生主要入住哪幾個房間,不會使用手機老人解除隔離查看健康碼聯系誰,等等,很瑣碎。這些都是隔離點的工作,都需要得到持續關注和落實,我們得交接好,交接得越詳細越好。我們還把制作的消毒片使用、中藥湯劑服用視頻等,均做了移交。

          隨后,我帶著新的行政組走了一圈清潔區熟悉隔離點的基本情況,包括區域劃分、崗亭設置、東大門和西大門的管理等,并在監控室察看了污染區情況,以及隔離人員房間電子門禁等使用情況。

          將工作證交給王安國點長,10點鐘,我們拿上《集中隔離場所工作人員居家健康觀察告知書》,離開日夜并肩奮戰了14天的隔離點,回家開始為期7天的居家健康觀察。

          疫情在持續,隔離點工作在持續,抗疫任務也在持續中,大家一起咬緊牙關,繼續努力!

          ■記者手記

          致敬每一位戰“疫”人

          每天的隔離點日記是斷斷續續記下的,完成基本都是在深夜了。

          對于我來說,進入集中隔離醫學觀察點,是第一次。以隔離點點長的身份開展工作,也是第一次。記日記,是對自己的審視,也是對隔離點每天工作的復盤。

          在工作中,我們不斷地遇到問題:外科手套緊張了;醫廢垃圾滿了;隔離人員進出頻繁,房間清掃壓力大;連續作戰,工作人員身心疲勞;安保力量如何強化;隔離人員微信群話題如何引導……這些問題該怎樣解決?采取辦法是否有效?還有哪些需要完善?這些都得面對,并解決。

          在每天的工作中,我看到大家的凝心聚力、攻堅克難,即使一天僅睡了2個小時,即使被誤解受委屈,大家從不畏難,不言放棄,充分展現了黨員干部的責任擔當,工作人員的勠力同心。

          在前后15篇日記中,記錄的有半夜被電話驚醒,有一次次的聯系協調,有白天連著黑夜的緊張,有不確定的焦慮,也有瞬間的感動和溫暖。我也記錄了隔離人員的努力,有“兄弟不要怕”的溫暖鼓勁,有每天保持房間整潔有序的自律,有背書包男生對夢想的追逐,有對集中隔離工作的理解支持。這些瑣碎日常是我們眾多隔離點點長所經歷的日常,也是我們每一位戰疫人并肩奮斗的印跡。

          為期14天的戰疫,從一名新聞工作者轉為隔離點點長,從間接參與到直接參與抗疫,身份的轉換,“陣地”的前移,讓我更深刻地感受到“并肩抗疫、共克時艱”這幾個字的沉重分量。

          致敬每一位戰“疫”人!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原標題:
        編輯:施嘉浩
        來源:鄞州新聞網 22-04-22 09:16
        糾錯:1481280278@qq.com   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• 寧波公益廣告作品庫
        • 平安鄞州
        • 寧波,常有新變化

         
        新時代基層人大代表履職能力建設的實踐與思考
        人大代表是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主體,是代表人民行...
        關于推進清廉村居建設的 實踐和思考
        以黨史學習教育成果 推動司法為民
        加速構建“熱帶雨林式”創新生態 提升鄞州核心競爭力
        集聚各類科技資源服務小微企業 寧波日報頭版點贊中物科技園
        如何解決科技成果向小微企業轉移轉化的“最后一公...
        人民日報關注!這個社區的志愿服務有何特別?
        社區居民齊動手 央視聚焦鄞州社區“微改造”
        鄞州公益項目讓困境兒童圓夢六一“微心愿”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聯系我們 | 地址:寧波市鄞州區麥德龍路8號 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4-87666666  Email:yzhnews@sina.cn
        主管:中共寧波市鄞州區委宣傳部 承辦:鄞州區融媒體中心
        法律顧問:浙江甬潤律師事務所 主任:顧軍賢律師 地址:鄞州區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號恒業大廈23樓 電話:55716116
        Copyright(C) 2005-2012 www.zzfcc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新辦[2006]18號 浙ICP備09065152號
        国产极品大学生酒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