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
      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
      <b id="zn5jz"></b>
      1. 我區整治路域環境保障“暢安美”
        講文明樹新風公益廣告

        金巨劍:但行前路,無問西東
        40.5K

          鄞州新聞網訊(記者 吳海霞 攝影 林銀海)連日來,“無問西東——金巨劍藝術展”在鄞州書畫院舉行。

          41幅作品,涉及國畫、書法、油畫、水彩等領域,給人帶來豐盛的視覺享受。

          這是金巨劍從事藝術創作生涯近40年以來的首次個人作品展,“厚積薄發”成為大家對他的一致評價。

          他的國畫、書法、油畫、水彩作品都曾入選全國級展覽,他是在東、西方藝術多個門類都達到相當水準的中國美協會員和中國書協會員,像這樣的創作型會員,在國內也是少見的。

          但行前路,在藝術上融合東西方的養分,“無問西東”,成為他藝術追求的寫照。

          四大門類 豐盛的視覺體驗

          鄞州書畫院展廳不算寬闊,勝在別致而具書香氣息。這讓金巨劍的作品陳列其間,更相得益彰。

          一位藝術家在這樣的展廳里,要拿得出門類多樣、水準較高的作品,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“展出的作品是幾十年創作的積累,因為不能擺放很多大尺幅的畫作,所以在選擇的時候很用心,幾個月的籌備時間就是在做選擇題。”金巨劍說道。

          像這樣一位從事創作這么久,卻初次辦展的藝術家,在寧波本地真是不多見。“我對自己的創作總是感到不夠滿意,總想把更完美的狀態呈現出來。”

          2020年,金巨劍有6件作品入選全國性的美術展覽,其中有3件作品獲獎。鄞州區美協主席龔建軍邀請他開個作品分享會,向中青年創作者講述他的創作心得。鄞州書畫院也正好在策展物色有分量的本土藝術家,兩者合一:既讓大家傾聽交流,又可以直觀地面對作品。于是,就有了這一場在今年2月最后一天開幕的“無問西東”。

          展品中的一幅國畫《玉干垂丹》,鳥兒落在果實累累的柿子樹上,秋色濃郁。金巨劍在創作時,把6尺整張的宣紙平鋪在地上,他就像農民在地里耕耘那樣躬身作畫,整個畫面很有氣勢。

          他的另一幅國畫《早梅》,有他的書法和篆刻。有幾年,他醉心刻印,為的是他向往的“詩書畫印”俱佳的境界。

          學書法,是因為與國畫相關,從在畫幅上寫幾行漂亮的題跋與落款,到后來讀夜大,接連報考了美術與書法兩個專業,而現在南京藝術學院擔任博導的李彤教授,就是他夜大時的老師,李彤的引領,讓他對書法有了更深的體悟。

          “我入選第一個國展的書法作品,是以《張玄墓志》為基調的楷書,后來又主要學習行書,研究米芾,近幾年幾乎每晚花幾個小時臨《集王圣教序》。”金巨劍說。

          他的油畫,特別喜歡表現少數民族題材的人物,他笑著說與俄羅斯油畫的情結有關。

          不過,當他在畫展開幕日跟一群中青年畫家分享自己的創作體會時,再回頭復盤當時的創作過程,也會發現一些瑕疵:“比如那幅《叼羊》里牦牛背上的氈子,形態顯得稍微突兀,可以在明度與虛實上再加以調整。”

          這是一次完全開誠布公的分享會,金巨劍把作品創作過程的照片都拿出來給大家看,暢談如何構思,如何利用素材,如何錘煉造型,如何通過色調烘托氣氛。在場有位畫家說,這樣不藏私的分享非常少見,令人感動和敬佩。

          金巨劍的水彩畫系列,特別強調光和色。他創作的《夕照》,曾入選全國水彩風景畫展,夕陽下的草地、樹影、牛群等,有著水彩的朦朧,又有著油畫的質感,彌漫著溫暖與詩意。

          兩種境界

          獨特的創作追求

          國畫和書法,兩者水乳交融,讓熱愛古典詩詞的金巨劍受到很多滋養。

          對于他,更多的是享受過程,享受熱愛帶來的快樂。每天習字,感悟王羲之書法的精妙,那種獲益他難以用語言來形容。而油畫與水彩,是西畫的體系,用的是另一種語匯與技巧。

          “年輕時候我一度覺得國畫過于程式化,覺得難以跳出窠臼。但后來,我慢慢領悟,覺得自己可以畫出不一樣的國畫。”金巨劍說。

          他畫過一幅水墨《驕陽》,畫面頂端是幾個正在拆房子的建筑工人,而人物之下的建筑,寫意的水墨,大量的留白,各種線條的組合,有草書的痕跡,同時有著西方繪畫追求的光感,書畫交融,中西合璧。鎮海區美協主席邵忠偉看了這幅畫后豎起了大拇指:“見型見光最重要的又見筆墨!”

          他的另一幅國畫《你是飛起來的花朵嗎?》畫的是一大叢鳶尾,典型的沒骨畫法,融入水彩技法和書法的元素,黑色蝴蝶與紫色鳶尾的色彩映襯,也讓整幅畫極具美感。

          在金巨劍看來,因為畫法上的探索創新,他筆下的國畫就與傳統的創作有了不一樣的精氣神。

          在藝術上的精神導師,金巨劍首推西班牙畫家委拉斯凱茲:“他的人物畫,形色結合,形神兼備,又準又松,是我向往的藝術境界。”

          金巨劍的油畫和水彩,運用了一種糅合了書法技藝的方式——“寫”,他喜歡形容自己的畫作,不是描出來的,是寫出來的。

          怎樣算寫,就是作畫時,像書法那樣運筆干脆、有力、精準:“每天幾小時練書法,充滿了活力的筆觸會不知不覺融入畫幅之中。”

          看過金巨劍畫作的人,會被他筆下定格的那些充滿時代感、充滿人間煙火氣的溫暖場景而打動,金巨劍說,表現生活中的真善美,就是他所要在作品中表達的永恒的主題。

          與不一樣的國畫相呼應的,他追求作品中表現出與生活不一樣的東西:“創作的過程,有些是寫生,有些是根據拍下的照片素材進行再創作,而最后呈現的畫面,必須是經過藝術加工提煉,高于生活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他的小幅油畫《交響》,是在麗水采風的路上,在一處高架下避雨,看到工程車停在施工現場,他攫取了靜態的瞬間,飽滿的構圖,工程車有力的結構,黑與黃強烈的色彩對比,會讓人聯想到機器的轟鳴,這靜中有動,于無聲處的“交響”,是來自藝術的渲染。

          做生活的有心人,感受當下。金巨劍會經常被生活中迎面而遇的情景打動,就像觀眾會被他作品中濃郁的生活氣息打動。

          水彩《暖陽》,是他在安昌古鎮,看見一位老師傅在店鋪里箍桶,那一刻窗外的光束照耀進來,整個人就籠罩在一團光暈里,而老手藝人專注勞作的畫面,就有了更多厚重而溫暖的底色襯托。

          他創作的丙烯畫《歇》是和妻子一起去菜場買菜時看到的情景,忙了一早的攤主,刷著手機,身邊戴口罩的人們,是疫情時期常見的畫面。人間煙火中,有打拼有溫情。

          在鄞州區青少年宮任教的金巨劍,不是在教室就是在畫室里,記者看到他剛完成的作品,一群正在寫生的孩子,這是他青少年宮美術班的學生們:“他們面前是盛開的紫藤,我一開始覺得那樣的畫面很美,但現在我只保留了學生的部分,原本屬于紫藤的區域,現在完全空白,因為畫面上,這些學生們所表達的內容已經足夠豐富,適當留白,讓人有更多想象。”

          四種藏品

          珍貴的人生記憶

          書法的黑白節奏、國畫的筆情墨趣、油畫的斑斕色彩、水彩的輕快飄逸、篆刻的方寸天地……

          很多人會問金巨劍,兩個不同領域的全國會員,這么多門類的專業造詣,如此成就是如何取得的?

          金巨劍向記者展示他的幾張畫,畫的是他的藏品。

          一只搪瓷杯,讓他永遠記得啟蒙老師丁賢剛:“我從小喜歡畫畫,看到掛歷紙上的老虎,我就臨摹起來。丁老師住在我大姐家附近,他原來是一名電影放映員,當時剛考上余姚師范的第一屆美術班。”

          丁賢剛看他老虎畫得好,又那么喜歡畫畫,就指導他寫生桌上的搪瓷杯,畫完后問他:“你會堅持下去嗎?”啟蒙老師的這句“堅持”,成為金巨劍在藝術求索道路上的一種信仰。

          另一幅畫上的靜物是一只斑駁的小畫箱。金巨劍拿出珍藏了很多年的實物給記者看,畫箱里面可以放置各種繪畫用品,也浸染著各種顏料的色彩,盡管有些年頭了,但開開合合,各種零件都好使,現在金巨劍還會把它帶出去寫生。

          “這是我在余姚師范求學時的美術老師應華明送給我的,我1985年師范畢業留校當了美術老師,與應老師做了同事,有了更多的接觸。1987年,應老師調走時,把這個西藏美協主席韓書力制作并送他的小畫箱轉贈給了我,我一直帶在身邊。”金巨劍說。

          師恩難忘,藝術家之間的饋贈,傳遞和傳承著各種畫里畫外的東西,是金巨劍藝術人生的另一些關鍵詞。

          《青驥踏清秋》畫面上是青銅馬、青花瓷盤、海螺等擺件,點綴著南天竹,靜謐,優雅,流露著歷史文化的風韻。

          青銅馬,是金巨劍在西安旅游時買的,類似東漢青銅器“馬踏飛燕”的造型:“傳統文化的滋養對我很重要。”還有些藏品,是一些發黃的舊書,比如《畫論叢刊》《西方美術東漸史》,豎排繁體,磚頭般的厚。這些書,金巨劍也收藏了很多年,不大看了,卻留在了畫布上。這些書是親戚送的。不斷地學習、家人的支持,也是金巨劍奮勇前行的動力。

          “時間對于我們都是一樣的,我業余時間幾乎全部都花在了書畫的創作和探求中。”金巨劍說。有人曾勸他不要四面開花,選擇其中一兩項堅持就好,但他都熱愛,都不想放棄,也就因此要投入更多的時間。

          “書畫兼顧、東西均沾,在經典的浸潤下,樂此不疲。”這是幾十年來金巨劍的狀態。畫自己心里喜歡的,不受商業的浸染而純粹,也讓金巨劍在藝術天地里的馳騁更加自在。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原標題:
        編輯:王超瑜
        來源:鄞州新聞網 22-03-25 12:59
        糾錯:1481280278@qq.com   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• 寧波公益廣告作品庫
        • 平安鄞州
        • 寧波,常有新變化

         
        新時代基層人大代表履職能力建設的實踐與思考
        人大代表是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主體,是代表人民行...
        關于推進清廉村居建設的 實踐和思考
        以黨史學習教育成果 推動司法為民
        加速構建“熱帶雨林式”創新生態 提升鄞州核心競爭力
        集聚各類科技資源服務小微企業 寧波日報頭版點贊中物科技園
        如何解決科技成果向小微企業轉移轉化的“最后一公...
        人民日報關注!這個社區的志愿服務有何特別?
        社區居民齊動手 央視聚焦鄞州社區“微改造”
        鄞州公益項目讓困境兒童圓夢六一“微心愿”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聯系我們 | 地址:寧波市鄞州區麥德龍路8號 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4-87666666  Email:yzhnews@sina.cn
        主管:中共寧波市鄞州區委宣傳部 承辦:鄞州區融媒體中心
        法律顧問:浙江甬潤律師事務所 主任:顧軍賢律師 地址:鄞州區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號恒業大廈23樓 電話:55716116
        Copyright(C) 2005-2012 www.zzfcc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新辦[2006]18號 浙ICP備09065152號
        国产极品大学生酒店